我本无心

万语千言,不如一默。
朝朝暮暮,终须一别。

天须无恨——第23章 世间何事来眉上

也是在这三天之中,逸阳在不经意间发现,自己时不时就会没来由地惦念起风儿来。虽然从笛轩口中得知风儿这几日吃饭睡觉都好,除了借机偷懒不肯念书,好歹都还算得听话,可逸阳却还是放心不下,也只有每日里借口询问功课去瞧瞧她。

逸阳眼瞧着风儿果然是老实了不少,可精神儿却也愈发萎靡,双颊上的红润一日比一日褪去,失去光彩的小脸儿现出了些恹恹的病态。见不到她的时候,总想着见了面要安慰她两句什么才好,可及至见了面,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才不至于尴尬。

逸阳比旁人都知晓风儿的性子,尤其知道她那爱撒娇的脾气,而且是那种得寸进尺得陇望蜀没完没了的撒娇,只要给她缠上,自己难免就会心软。想来那日风儿病中师父来看她的时候,进了屋却不肯走近风儿床边便停了步,撂下两句绝情的狠话转头就走,想来也是怕一旦走迟了,难保不会心软。

于是,逸阳也只能刻意地与风儿拉开着距离,绝不能给她朝自己撒娇的机会。只有如此,逸阳才能不会心软,才能不负师父的嘱托。无论怎么说,风儿是自己带回来求师父收留的,偏偏她是个不长进的,隔三差五就要惹是生非,也实在让逸阳觉得自己对不住师父。

逸阳安慰自己:风儿毕竟年纪还小,或许等她长到笛轩入门的年纪,自然也就懂事了。

 

 

夏夜,微醺的清风徐徐而过,让人很是舒爽。在院中踱步的逸阳却是心中满是纠结,想去看看风儿,又觉得今日白天去过了,此时就不必再去;想回房去看书,又牵肠挂肚心有不甘。在角门处看见那边锁风轩的窗口透出微黄的灯光,不由得又想:明日早上要早起,不知风儿此时睡了没有。

这三天里,逸阳每日黄昏的时候都提醒笛轩:入夜临走的时候,一定要再往锁风轩去瞧一瞧灯里是不是添满了油。笛轩素来稳重细致,任何逸阳吩咐过的事情都必定是不会出错的。逸阳却还是不放心,在这三天里,每夜都将自己的窗子敞开着,便是半夜三更睡里梦里也格外警醒些:风儿怕黑,只怕万一半夜里灯火熄灭了吓到风儿,自己也好听见动静。

逸阳也奇怪,自己为何一到风儿的事情上就变得有些婆婆妈妈,似乎总是蝎蝎螫螫地牵肠挂肚。实在是担心被其他的师弟师妹们看出来,教他们笑话,逸阳只得常常提点自己:对风儿不必太在意,她不过就是个淘气的孩子,是个和曾经的自己一样任性的孩子罢了。

但逸阳又隐隐觉得风儿可怜的身世背后似乎是还有些什么隐秘,那位世外高人的老师父究竟是何方神圣?风儿的爹娘又究竟是生是死?真个是让人煞费苦心也猜不透。更奇怪的则是师父,之前一见到风儿,就莫名其妙地喜欢得什么似的,后来更是把风儿娇纵得不像样子,然后突然有一天,又来个天地倒转乾坤大挪移,说要对风儿“严加管教”,竟是一点回旋余地也不留。

那天风儿病中呓语,逸阳听见她含含糊糊说出“师父我给你看那块玉还不成么”、“老师父说的……会有祸事”的话,师父在旁正给她用冷手巾擦身,当时应该也听见了,却全当没有听见。

这当中的原委,师父不说,风儿不讲,逸阳便不问。

不爱管闲事如逸阳,其实也看得明白,师父对风儿的疼爱分明已经是超出常理,师父对风儿,与其说是师父,其实倒不如说像是父亲。只不过,开头是慈父,如今是严父,表面却是师父。

逸阳不说,也从来不问。师父想让逸阳知道的,自然会说;既然不说,其中就必有不想让逸阳知道的道理。逸阳如今能做的,也只有尽量让风儿听话些也就罢了。虽然逸阳心里也觉得,若要想将风儿教成笛轩那样懂事听话,绝对会比登天还难。

 

直到月移快上中天,逸阳才发觉自己竟然还是在通向锁风轩的角门附近转悠,自失地摇摇头,转身正欲回屋,却见澜生提了灯笼走进院来。

顾澜生看逸阳只一身家常裤褂,散着裤脚,也没着外衣,手里拿了一把棕竹素白折扇,仿佛正从锁风轩的角门方向踱过来,便笑道:“大师哥,今夜月色清明,我竟睡不着,干脆出来踏月走走,顺便来瞧瞧你睡了没有。”

逸阳见了他也不由微微一笑:“你这是闲得发慌睡不着、要来陪我下盘棋么?”说罢便引着澜生往自己屋中走去。

澜生赶紧摇手道:“饶了我罢,我哪里是大师哥的对手?除非大师哥先让我五子,还得让我先手,我或可不输得十分难看。”

二人进屋落了座,逸阳给澜生倒茶:“这个是南路银针,口味略有些寡淡,茶色和茶香倒比茶味要好,不过晚上吃一两杯倒也不致会影响睡眠。”

顾澜生忙起身上前双手接过,笑道:“又是笛轩弄的这个吧?也只她才能这般心细,知道大师哥晚上也要吃茶,又怕扰你清梦。”

逸阳点点头,心道:这个顾澜生,但凡得个空子就要夸一夸笛轩。却没接这个话头,转而也笑着问:“今日你去瞧瞧暮宇了?”

“晚饭之前去瞧过他,已经没大事了,还缠着我非要来看风儿呢,让我给拦下了。”

二人闲话了一阵子,澜生话题一转,道:“大师哥可知道师父为什么突然间就对风儿变换了性情?”

逸阳微一愣,随即答了句:“不知。”

“我听说是因为一块石头。”澜生说了一句便停下,见逸阳只是瞧着自己,并没有开口接话的意思,便又接着往下说,“是风儿一直贴身藏着没跟任何人瞧见过的一块石头,连暮宇都不知道,偏偏那天突然就给师父瞧见了。听说,师父看到那块石头,当时脸上就变颜变色的。”澜生略停了停,见逸阳仍不言语,只得和盘托出,“还听说,那块石头是跟风儿的娘有关。”

澜生总算看到逸阳眉心微微一动,料得他也想到什么,便笑道:“看来这丫头很有些来历。”

逸阳并不言语,只仍旧看着澜生,澜生只得摇摇头,摆着手笑道:“我所有听说的也就这些了,别的都是大伙儿瞎猜的,我若是说了大师哥要骂我的。”

逸阳自然明白澜生这是故意打了埋伏、又故意想引着自己去问,微微一笑,仍旧看着顾澜生,仍旧不言语。

“罢了罢了,明知道说了大师哥要骂我,那我也说了罢。“顾澜生从当年入门便是跟了逸阳,这些年下来,着实是太了解眼前这位言浅情深的大师哥,见他这个神情,也只得笑嘻嘻继续开口,“听说,当年师父也是成过亲的,虽说师娘后来不见了踪影,可也背不住会有师父的骨血留下来是不是?我今日还真真细细地瞧了又瞧,说实话也是奇怪,除了眉额之处似乎是有几分相似,这风儿生得跟咱师父并不像啊。”见逸阳照旧还是一副“你且讲来我且听来”的神情,只得将压箱底的也说了出来,“还有,那天师父去锁风轩教训风儿的时候,说得义正词严,走得毫不犹豫,可走出院子之后,听见风儿在屋里突然放声大哭,师父的手也跟着哆嗦了一下,脚步都停了。我想要不是我在旁跟着,师父抹不下面子,说不准心一软就回去又抱着风儿哄呢。这要不是亲父女——大师哥,我可不敢乱猜了。”

听他如此骤然打住,逸阳不由得摇头笑道:“你这还叫‘不敢乱猜’?这该猜的、不该猜的,你全都猜过了。”

澜生也是难得如此一气说了这许多话,连吃了两口茶,想了想,方才正色道:“大师哥可以当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疯话,只是我将这些风言风语说出来,不过都是想给大师哥提个醒,就算大师哥怪我多事我也还是要说:既然师父对风儿的态度与对旁人不同,大师哥也就不要太心实了,她闯了祸师父看不下去了自然会管教,若是那风儿当真是师父的骨血,师父自己打得骂得,却未必会真舍得让旁人出手责罚。”

澜生一向都不是个心直口快之人,他将一番丝毫不加掩饰的言语如此直白地说出来,也实属头一回。逸阳心下自然明白澜生是一心向着自己,沉吟了片刻,也点点头正色道:“我明白你的意思。只是在我眼里,风儿是谁的骨血都与我并无干系。师父宠她,她是我师妹;师父不宠她,她还是我师妹。是我带了她回来,就不能放手不管。”说罢,起身拍了拍澜生的肩膀,微微一笑,“你们怎么知道师父成亲的事情?不管你是听谁说的,也不管你听人家说了什么,总之,以后都不要提及这些,给师父知道了不好。”


评论

热度(7)